Zewei Chu

臣闻皇天以无言为贵,圣人以不言为德,老子称‘大辩若讷’,庄生称‘至道无文’,此皆不欲烦也。 <贞观政要·论慎言语>

贞观二年,太宗谓侍臣曰:“古人云‘君犹器也,人犹水也,方圆在于器,不在于水。’故尧、舜率天下以仁,而人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人从之。下之所行,皆从上之所好。至如梁武帝父子志尚浮华,惟好释氏、老氏之教;武帝末年,频幸同泰寺,亲讲佛经,百寮皆大冠高履,乘车扈从,终日谈论苦空,未尝以军国典章为意。及侯景率兵向阙,尚书郎以下,多不解乘马,狼狈步走,死者相继于道路。 武帝及简文卒被侯景幽逼而死。孝元帝在于江陵,为万纽于谨所围,帝犹讲《老子》不辍,百寮皆戎服以听。俄而城陷,君臣俱被囚挚。庾信亦叹其如此,及作《哀江南赋》,乃云:‘宰衡以干戈为儿戏,缙绅以清谈为庙略。’此事亦足为鉴戒。<贞观政要·论慎所好>

“柔能制刚,弱能制强。”柔者,德也;刚者,贼也。弱者人之所助,强者怨之所攻。柔有所设,刚有所施;弱有所用,强用所加;兼此四者,而制其宜。<三略·上略>

端末未见,人莫能知;天地神明,与物推移;变动无常,因敌转化;不为事先,动而辄随。 <三略·上略>

故曰:莫不贪强,鲜能守微,若能守微,乃保其生。<三略·上略>

圣人体天,贤者法地,智者师古。<三略·中略>

千里迎贤,其路远;致不肖,其路近。<三略·下略>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难,救人之患,济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归之。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者,义也;义之所在,天下赴之。凡人恶死而乐生,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归之。<六韬·文师>

君不肖,则国危而民乱,君贤圣则国安而民治,祸福在君不在天时。<六韬·盈虚>

帝尧王天下之时,金银珠玉不饰,锦绣文绮不衣,奇怪珍异不视,玩好之器不宝,淫佚之乐不听,宫垣屋室不垩,甍、桷、橼、楹不斫,茅茨偏庭不剪。鹿裘御寒,布衣掩形,粝粮之饭,藜藿之羹。不以役作之故,害民耕织之时。削心约志,从事乎无为。吏忠正奉法者,尊其位;廉洁爱人者,厚其禄。民有孝慈者,爱敬之;尽力农桑者,慰勉之。旌别淑慝,表其门闾。平心正节,以法度禁邪伪。所憎者,有功必赏;所爱者,有罪必罚。存养天下鳏、寡、孤、独,振赡祸亡之家。其自奉也甚薄,共赋役也甚寡。故万民富乐而无饥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亲其君如父母。 <六韬·盈虚>

7/1/2022

--

--

这是一篇比较“神棍”型的文章。主要来源是我听了“老高和小茉”的一期节目(链接)。这一期节目玄学探讨了一个可能的“未来人”。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未来人,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个未来人穿越的方式是以“意识”穿越到过去。也就是说,这个未来人是没有肉身的,它只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意识”而已。既然是“意识”,就不受到相对论,以及任何物理世界客观规律的控制,他可以穿越时空做任何的事情。老高的比喻是,人类在未来会发明一种非常高超的存储技术,把人类所有历史都存储下来,然后未来人可以通过非常高超的计算机模拟技术来重现历史,人类的意识可以回到过去去体验历史。

这里就存在几个问题。首先,“意识”是什么?我们很容易把人的意识和大脑的功能联系起来。或者说,“意识”就是大脑实现的某一种功能。其次,“我”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认为“意识”是大脑的一个部分,那么如果我失忆了,那么“我”还是不是我?如果“我”代表的是我的“意识”,那么即便我失忆了,“我”应该还是我。如果“我”是大脑的一种状态,那么失忆后的我似乎就不是我了。

如果有两个不同的人,他们拥有完全相同的大脑(比方说他们是同卵双胞胎,或者是两个克隆人),他们完全经历了相同的人生经历。我知道这一个条件几乎不可能被满足,但是让我们假设这样的情况存在。那么当他们在下一刻面临新的环境的时候,他们是否必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如果我们认为不存在“意识”这样一种超越物理世界的存在,那么由于他们拥有相同的大脑,相同的经历,面临相同的环境他们必然会做出完全相同的反应。但是如果我们希望他们能做出“主观选择”,那么我们就必须假设有一种超越物理世界的“意识”存在。

如果我们认为“意识”存在。也就是说,在我们的身上存在一种脱离于肉体(包括大脑)的“意识”。那么“意识”就是一个可以与物理世界产生交互的东西。首先声明,其实我是倾向于相信有这样一种“意识”存在的(但是我可以被说服,如果你说的有道理的话)。或者说我相信在这个物理世界(内存界)之外,还存在一种超越界,超越界无法被物理世界所感知,但是人的“意识”是属于超越界的。我想要使用如下的类比来描述“意识”和“大脑/人”的关系。

我买了一台电脑,我在电脑上写了很多的代码,然后收集了很多数据,再用我的代码结合这些数据训练了一些模型,慢慢地这台电脑有了各种各样的功能。电脑可能会认为自己很聪明,能够完成这样那样的任务,有很多的记忆,还有很多的思想。但是电脑无法发现自己的思想其实来自于“我”的控制。电脑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它可以自动运行一些任务。电脑最终会寿终正寝,但是“我”依然存在。如果“我”换了一台新电脑,失去了曾经写下来的程序,失去了我存储的大量数据,“我”的能力被大大削弱了,但是我还是可以慢慢把自己的电脑按照我的意志发展成我想要的样子。如果“我”把电脑送给了另一个人,电脑依然保留了原来的代码、数据,但是电脑后续的发展却因为改变了主人而有所改变。

这个故事中的“我”就可以类比于超越界中的“意识”,身处内存界的电脑是无法感知到“我”这个来自超越界的存在的。“电脑”就是我们的肉体/大脑。电脑似乎很聪明,但其实他是一个内存界中的存在,只是一个物体而已,真正操控它的是来自超越界的“我”。

如果“意识”真的存在的话,我认为它应该是不会因为内存界的消亡而死亡的,当然在超越界中,可能这种“意识”也会消亡。这种“意识”,宗教中有过很多的称呼,比如“灵魂”。如果有这样的”意识”存在,那么,人类失忆之后,“我”应当还是我自己。但是“我”有可能在某个时刻突然变成另一个“人”。如果超越界中的“意识”交换了肉体,那么“我”就不是“我”了。但是注意到,即便两个人交换了“意识”,它们可能感受不到这一交换的发生。因为人的很多功能是存储在大脑和肉体中的。虽然“意识”变了,但是人还是一样聪明,有着一样的记忆,一样的物理存在,所以人脑未必能感知到自己的“意识”已经改变了。当人的肉体死了之后,人的“意识”应该还是存在于超越界中,且可以进入其他的肉体中再次体验这个内存界。

所以我比较相信我们的物质世界不是全部,还有更高级的超越界存在。我们的“意识”应当是属于超越界的。换个通俗的比喻,也就是说我们的世界是一个模拟的游戏世界,每个人都被真实世界中的玩家操纵着。只是身处模拟世界中的我们无法感知自己正在被操纵而已。

褚则伟

2021.11.28

更多阅读:量子力学中的“意识”是什么

和狗哥的讨论

狗哥:电脑的例子如果是我,我不会这么联想出去。我觉得“原子级复制人”就是他自己了。

则伟:我觉得我的电脑比喻很精彩的点就在于,电脑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因为两个不同的人用这台电脑就会不一样,但是电脑会觉得自己是一样的,电脑觉得我就是我。

狗哥:电脑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只有人才有意识。只有智慧生物才有“我”这个概念。

则伟:电脑没有意识,同理人也没有意识。意识是超越界添加的东西,同理,我在使用电脑的时候,电脑算不算有意识了?意识可以传递吗?比如说,我的电脑是一个训练好的机器学习模型,现在我给他一张照片,他可以生成一些描述。电脑可能“觉得”自己是有意识的,但是其实是没有的。同理,我和你也是没有意识的,我们只是两台电脑而已,真正的意识来自超越界。

则伟:你觉得狗有没有意识?

狗哥:没有。意识,“自我意识”,智慧生物,我觉得是一个意思。狗脑差不多等于电脑。

则伟:或者你觉不觉得,所有的物质都应该是遵从相同的规律的。也就是说,没有道理“人”这种物理存在是有“意识”的。意识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狗哥:至少现在狗还没有进化成智能生物,据我所知电脑也没有。

则伟:“智能”和“意识”我觉得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狗哥:我觉得是“智慧生物”和“非智慧生物”的区别。

则伟:这种边界是如何定义的?为什么有这种边界,有没有任何物理规律可以来定义这种边界?比方说变成智慧生物的人的爸妈有没有”意识“?

狗哥:植物人是不是智慧生物,僵尸是不是智慧生物,一个活着的脑子是不是智慧生物,和活着的脑子一样复杂(结构?)的计算机是不是智慧生物?

--

--

最近一年来,Youtube上出现了很多股市分析、投资分享之类的博主。我经常会看这一些博主的视频,我也经常会关注他们投资的股票,但是我一般不会听他们的股票分析。大部分博主会自称是价值投资者,当然从他们的投资操作来看,我只能说他们对于“价值”的理解经常出现偏差。今天认为Unity值200美金,明天认为Unity只值50美金。今天认为Tesla市值随时破万亿,明天认为Tesla可能会跌到100美元。仿佛他们心中的估值模型比市场还要volatile。

我们必须要理解,大部分视频博主的职业是“Youtube投资表演艺术家”,他们的日常工作是表演自己如何买卖某些股票,然后满足观众的观看需求、找到同伴的心理需求,给观众提供一个交流和讨论股票的平台。实际上他们几万、几十万美金的账户今年是亏了还是赚了,对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从Youtube的平台中赚取更多的广告费,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收入来源。如果他们真的采取“价值投资”的思路,那么我们大概率会看到这样的视频节目:

  • 今天:“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没有任何操作,推荐大家买苹果,30块钱可以买入。”
  • 明天,“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没有任何操作,推荐大家买苹果,30块钱可以买入。”
  • 后天,“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没有任何操作,推荐大家买苹果,30块钱可以买入。”

然后观众朋友会发现,博主推荐的股票永远都是那么两三支,且买入价格低得可怜,自己根本就等不到。即便能等到这个价格,大概率也是熊市到爆炸的时候,自己的股票账户密码都已经忘了。这样的节目无法吸引到足够多的观众,也就无法让他们的频道赚钱。

所以现实生活中的“Youtube投资表演艺术家”,他们的投资策略是每天变化的。今天要买斗鱼,明天要买百度,后天买Palantir,大后天买蔚来汽车,仿佛市场上到处都是被人们忽略的投资机会。这样频繁地操作股票,即便是亏了钱,也有很多观众会津津乐道地骂一骂博主,有了人气就有了广告费。当然我们并不能否认这个市场上有很多好的股票,但是一个人一天就能发现一家好公司,其实是不太现实的。当我们发现自己比巴菲特更聪明的时候,最好的做法是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蠢到连自己蠢都意识不到了。

所以说,如果有观众真的听取了“投资表演艺术家”们的投资建议,那就是踩进大坑了。真正的价值投资非常简单,巴菲特和芒格老爷爷反复教导我们,在合适的价格买入一支好股票,就可以了。芒格说:“我不是靠一些平庸的投资发财的。”所以,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卖一个普普通通的价格,是很难赚钱的,即便赚了钱也是运气而已。只有投资一家毫无争议的成功公司,且在一个意想不到的便宜价格进去,才是真正的赚钱机会。寻找这样的机会没有什么捷径,就是手上拿着钱守株待兔。这只兔子等不到就等另一只兔子,只要有耐心,总有兔子会撞上来的。

今天既然写这篇文章,我就写几个公司的价格:如果苹果跌到40块钱,特斯拉跌到80块钱,Uber跌破20块钱,Costco跌破100块钱,我会投入20%的资产买入他们中的一支或几支。我觉得这样操作应当是属于真正的“价值投资”了,而不是“表演型价值投资”。当然,话虽这样说,实际上大概率我是做不到的。能够做到20%估计已经打败了市场上80%的投资者。因为投资的过程中,最脆弱的环节其实是投资人本身。大部分时候估值模型没有错,财务数据没有错,市场数据没有错,但是投资人贪婪了或者恐惧了,投资也就亏钱了。

(本文不是投资建议)

褚则伟

3/5/2021

--

--

我听到过一种说法:现在互联网上的知识都是碎片化的,所以人们学的知识也都是碎片化的,没有办法有体系的学习,没法真正掌握知识。我认为这种说法半对半错。确实,互联网上的知识是碎片化的,但是:1)碎片化的知识也可以让自己学有所得;2)传统课本上的知识其实也是碎片化的。

我之前在网上听了一本书,叫做“学习的升级”。书中有几个观点:传统学校教育是剧本式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学习就像是在一个一个场景下表演,我们学习某一小部分知识,然后熟练掌握、考试,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学习的这么多学科知识究竟会被怎么样串到一起。这种学习方式就像是演员在演剧本。演员参与了每个场景的拍摄,但是他/她也不知道最后整部剧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被串联起来。事实上最终的剧本经过剪辑后的电影可能与演员心中想象的大为不同。

就像书中所说的那样,我认为传统学校的教学方式并没有什么先进之处,因为这本质上也是一种碎片化的教学,没有什么大局观可言。书中认为此类学习方法最有利于培养流水线工人,因为流水线工人不需要了解工厂的全貌,他只需要在自己的岗位上把工作做到极致,就能够为工厂创造最大的收益。

书中认为,更好的学习方法应该是场景式的。直接从一个项目开始做起,然后掌握“编程思想”,把大的项目分解为一个个小任务。如果是小组学习,就分工合作,如果是一个人学习,就应该对逐个部分进行学习,在网上搜索资料,按照自己的需求决定学习的深度。所以作者提倡的学习方式,一个是要有场景式的大局观,一个是要有把大问题分解为小问题的“编程思维”,一个是要有主动寻找资料学习的能力。

虽然我认为互联网中碎片化的信息对于学习并无大碍,但我认为必须向行业内的顶尖人士学习。互联网上有各种各样的学习资源,我认为在初学阶段可以向一些“科普网红”学习,比如知乎、Quora、Youtube博主们。但是在入门了某一领域之后,应当直接向领域内的顶尖人士学习。如果在入门之后依然在网上“知识付费”,向一些“网红老师”学习,就很容易被带跑偏,南辕北辙。

比如我最近对于财经类问题特别感兴趣(motivation自然是为了炒股赚钱)。首先我花了一定的时间在知乎上阅读各种财经博主的回答和文章,也在YouTube上听了一些财经博主的讲解。然后我认为自己需要学习两个领域:一个是corporate finance,用于对公司估值定价;一个是货币理论,了解我们市场上的货币供应情况,以及它对股票市场的影响。在这个时候我认为网红博主的知识水平已经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了,所以我找到了两位教授的视频和资料,向他们学习。一个是NYU的Aswath Damodaran教授,他主要教corporate finance和valuation这两门课。他的主页上有这两门课的学习资料,课程录音也在他本人的YouTube channel上,我正在逐步学习中。另一个是北大的黄益平教授,他的一门“货币银行学”,我已经听完了,讲得很不错。黄益平的牛逼之处在于,他会邀请一些领域内的专家,比如我们的央行行长易纲,来讲解课程中的一部分内容(国际货币体系)。向这两位领域内的专家学习,我们才有可能成为该领域内的专家。如果只是向知乎YouTube网红学习,一是深度可能不够,而是人家可能也不是专家,会有一些不那么准确的看法。如果我们向易纲行长学习国际货币体系,即便他讲错了,也许也是对的(因为他真的可以影响我国的货币政策)。比如黄益平在他的课中提到,网上的很多人认为广场条约日元升值导致了日本的资产泡沫和崩盘,但是黄益平认为这种观点是错的。他认为是日本央行的加息政策推高了资产泡沫,后续的降息政策又太快刺破了泡沫。总之对于国际汇率和资产泡沫这种复杂的问题,我认为听听专家的课还是比看看财经博主的分析来得更可靠。最让人心动的是,因为互联网的普及,这些以前我们无法接触到的大师的课程居然可以在网上免费看到。在向这些顶尖人才学习完毕之后,我认为就可以通过自己平时阅读各种文章(维基百科etc)来拓展知识了。

褚则伟

1/3/2021

--

--

我自认为是一个非常“抠门”的人。不过声明一下,我的“抠门”主要抠的是自己的钱,并不会去抠朋友们的钱。但是由于我实在太抠,有时候会做出一些让朋友们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举例来说,之前在Google实习的时候,一些老友约我吃饭,我一般都是让他们来Google吃食堂的免费食物。除非他们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我真的好想吃鲜芋仙的甜品啊!”要不然我无法忍受毫无原因地花费三五十美金吃一个甚至不如公司食堂健康的饭店。

这篇文章我就想来和大家讨论一下为什么我会如此“抠门”。我抠门的核心目标是积累财富。对于一个一穷二白的无产阶级,如果不进入一种极为抠门的模式,是无法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我在读巴菲特传记的时候,发现其中反复提到了巴菲特那种几十年如一日勤俭节约的生活:喝可口可乐,吃麦当劳早餐,住在六十几万的老房子里,开不那么贵(相对于他的身价)的凯迪拉克汽车。其中原因很多人都知道:“复利的力量”。我在这篇文章中展示一下复利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如果读者对于财富积累不感兴趣的话,那么我下面的讨论对你可能没有价值。)

下面我们考虑一个普通美国中产家庭,他们决定每年拿出2万美金用于投资,持续时间为30年,这里我们不考虑税收的影响,也不考虑通胀的影响,假设每年7%的投资回报率。我们考虑以下三种情况:

1)每年严格执行全部投资:30年后的账户资产为189万美金。

2)每年从2万美金中拿出6000美金用于消费:30年后账户资产为133万美金。

3)每年从自己的投资账户中取出30%用于消费:30年后的账户资产为8万美金。

如果每个家庭的收入情况不同,可以使用不同的数值进行计算。例如每年投资10万美金,回报率8%,那么30年后就是1132万美金。详细计算过程参见此链接

从这里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复利的力量。另一方面,我得出的结论是,必须保持自己的生活30年如一日的节俭。倒也不是说一分钱都不能花,每年如果有一定额度的固定消费并不会对财富的积累造成致命打击,关键是不能“消费升级”。自己今天是怎么样生活,这辈子基本就得这么生活了。即便自己运气好升职加薪赚了更多的钱,生活水平的提升绝对不能影响自己用于投资的资金。一个简单的方法是:把自己用于投资的资金当做是一个“游戏币账户”,这个账户只能用于打怪升级,而不能像个赌徒一样,今天在赌场赚了钱,就给自己买各种好东西犒劳自己。

事实上我们会发现,我们身边的大部分人,随着自己的收入增加,投资回报增多,消费水平也会水涨船高,开始买大房子,买高级轿车,穿名牌衣服,出入高档酒店。这样的消费和投资方式会让自己享受生活,但是资产状况会趋于一种收支平衡的稳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部分美国家庭存款几乎为零,因为人很难抑制自己的消费欲望。

但是如果有读者和我一样,希望自己能够体验一下手上拥有大量资本的感觉,那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开始日复一日地过上“抠门”的生活。只要每年稳定地投资上2万美金,然后买一些比较稳健的投资产品,日复一日等上30年,至少也能有个近两百万美金的财富积累了。如果自身实力过硬,能够投资个十万美金,且投资得当,那么成为人民币亿万富翁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梦想。

褚则伟

12/29/2020

--

--

我有一个观点,人类社会在未来逐渐步入虚拟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其中包括工作虚拟化生活虚拟化资产虚拟化

2020年的这一次新冠疫情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我从这一年的疫情中观察到两个很重要的现象:1. 大部分西方国家,尽管疫情肆虐,但是社会秩序受到的冲击非常之小,甚至一些国家出台的纾困计划让国家暂时进入了共产主义的状态;2. 当今人类,至少在很多西方国家,在硬件上已经基本满足了生产和生活虚拟化的条件。

并且我们还观察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便大部分西方国家的人口被疫情困在家中,但是整体经济受到的冲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美股屡创新高,一方面是央行放水,另一方面是科技股涨势惊人。我个人对此的解释是,人们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很多经济活动完全可以搬迁到线上进行。也就是说,线下生活对人类社会的重要性并没有我们原来想象中那么大。

社会虚拟化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工作虚拟化,生活虚拟化,和资产虚拟化。

工作虚拟化

其核心要点在于与人与公司的沟通在线上完成。其实有很多的工作不可能完全在线上完成,例如工厂的工人、快递员。但是,这些人完全可以在工作中单兵作战,不再与同事有面对面的交流。快递可以无接触完成,工厂中完全可以保持高度的社交距离,一切沟通在线上完成。甚至两个同时在工厂的员工也完全可以依赖手机交流。巴菲特认为人类对飞机和商务出行的需求会大大下降。这一观点我非常赞同。

事实上当今社会大部分人类合作的必要性在于信息的传递,而不在于物理意义上的接触。除了体力劳动之外,大部分的工作并不需要两个人在物理上处于同一空间中进行合作。然而我们也知道,纯粹的、需要多人合作的体力劳动,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我预测未来纯线下的工作机会会越来越少,线上的工作机会会稳定增长,而线下的工作更多的是对线上工作的一些补充。举例来说,传统的“物理饭店”会成为未来饭店业的一个补充。未来主流的饭店是,巨大的中央食堂空间,店面在网上的虚拟店铺,外卖员通过送外卖或者消费者去某个地址自取来拿到自己的食物。信息和金钱的流动主要在线上完成,线下的交流主要在于实体商品的移动。

生活虚拟化

一切娱乐活动也会搬迁到线上。线下活动主要用于体验式的娱乐活动。例如,我认为人们未来的出行更多地是满足旅游和娱乐的需求,而不再是为了满足工作。当今人类经济活动的很大一部分,本质上都是在“更好地娱乐”。无论是旅游、看电影、看球赛、去高档餐厅吃饭,本质上都是娱乐的一种。但是这次疫情告诉我们,即便我们不能出门去玩了,在家里看线上电影、玩线上游戏、刷抖音视频、网购、外卖,我们照样能够开开心心把钱花了。

我认为我们很快会发现,其实人类在虚拟世界的消费能力和生产能力比在现实世界中更强,因为线上花钱的速度更快了,人们会很开心地把各种经济活动都搬到线上。我会大胆预测人类未来80%的资产和消费会是对线上虚拟资产的消费,这些虚拟资产包括电影、电子书、音频节目、软件、存储、算力、游戏等等等等。这种大量经济活动虚拟化的重要前提在于,人类的物质资产足够富足,我们更多的消费活动集中到了虚拟世界中。

资产虚拟化

任何的”实业“ (real estate) 长远来看都是不值钱的。虚拟资产最终会比实体资产更值钱。事实上当今人类社会的大部分资产都是虚拟资产,我们所拥有的货币、黄金、股票、房产只是某些实体化的虚拟资产。因为所有此类资产的本质都是人类的共识与信心(参考《人类简史》)。

人类社会的本质是信用和共识的社会。任何可以凝聚人类共识的载体,都可以成为储藏人类资产的依托。人类资产的载体和凭证从黄金白银到纸币,一直以实物形式而存在。后来出现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线上支付方式之后,人们也认同了电子钱包也是钱包这一思维。这一转变之所以比较容易,是因为电子钱包形式上与银行的电子账户非常类似。当然其实这种纸币数字化的过程也不是那么地顺畅,比如我的父母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时至今日,依然更喜欢手上拿着现金的感觉。这种对实物现金的偏好,其实更多的是习惯的阻挠,因为我们知道银行账户和支付宝账户上的数字,其价值与实物现金完全相同。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与主权货币有本质的不同,但是我认为比特币与黄金实际上是等价的。比特币与黄金的本质,都是自下而上的共识赋予的价值。最开始有一小撮人相信黄金或者比特币可以作为一般等价物或者财富的储存方式,然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最终几乎全人类都相信黄金天然地就是有价值的。但是我们要知道,这种共识其实并没有任何真正的基础,如果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因为某些奇特的原因,全人类都认为黄金就像普通的石头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么其价值也就会突然崩坍。但是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首先黄金有稀缺性,易于保存,但是有稀缺性的东西也不见得就一定可以值钱。其根本原因,还是“惯性”的力量。人类祖祖辈辈都相信黄金是值钱的,即使逻辑思考告诉我们,黄金真的没有这么值钱,我们依然无法轻易推翻共识的力量。

我的观点是比特币也走上了黄金曾经走过的道路。从最开始的一小撮人相信比特币的价值,到今天单个比特币价格达到2万美金,比特币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信徒,或者参与者。如果今天比特币突然暴跌50%,甚至再次跌到1000美元,我也不会太担心,因为比特币这一事物的本质没有变化,它的背后依然有无数比交易记录存在,比特币依然是稀缺资源,其安全性没有受到挑战,我会直接大胆买入坐等它再一次涨上高位。如果比特币来一波新的大跌,我相信会引发更多场外观望的人入场,从而导致更多的共识,为新的高点做准备。因为比特币本身就没有价值,他的价值来自于人类的共识,共识自然是越多越强。

比特币的下场会与黄金相同,它会成为一种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的凝聚人类共识的财富载体。但是比特币又显著优于黄金。因为既然它和黄金一样没有任何的用处,且一样能够凝聚人类的共识,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花钱找地方储存黄金呢?直接搞个比特币钱包,然后把比特币存起来,岂不是更方便?Cathie Wood认为比特币会涨到50万美金。我不知道比特币到底会涨到多少美金,但是我认为比特币的市值至少会超越黄金,其市值会随着人类生产力的发展而水涨船高。

主权货币与比特币、黄金的不同之处在于,人们通过共识选出了政府,然后政府代表人们发行货币,人们对于主权货币的共识来源于人们对于政府的共识。所以实际上这种自上而下的共识可能比黄金或者比特币凝聚的共识更为脆弱。举例来说,黄金作为财富载体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但是大部分主权货币的寿命也不过几十上百年而已。

总结

以上我阐述了为什么我相信人类大量经济活动会进入虚拟化的场景之中。我相信这是人类未来社会的必然趋势。这一信念对我的投资产生的影响就是,我会愿意大量投资与虚拟世界发生关系的企业和资产。从长远来看,只愿意从事实体行业,不愿意与虚拟世界有任何接触的企业非常容易破产。例如今天我想要开一家纯线下的饭店,不与网上的平台有任何的接触,那么他就很难产生足够多的订单量来支持饭店的运营。比如房产这样的实体资产,从长远看来价值也会大大降低。因为人类的未来生产力会大大提高,所以只有在虚拟资产上的扩张才能够满足人类无限膨胀的欲望和对财富增长的需求。

褚则伟

12.10.2020

--

--

前几天我和CMD出门散步的时候,讨论了特斯拉估值的问题。CMD有一个观点,就是特斯拉5000亿美金的估值是不现实的。他认为我们人类根本就没有买这么多汽车的需求。我对此的反驳是,这其实是一种存量市场的思维。我认为人类的需求会不断地增长和变化,从很短的时间上来看似乎人类的需求是固定不变的,但是我们只需要把视角稍稍拉长,就会发现人类的需求和生产能力涨速惊人。这种需求和生产能力的增长反应在社会上就是总财富的增长。 如果我们从人类早期社会的经济活动来看,其实人类唯一的需求只有食物。但是如果我们看今天的人类经济活动,一日三餐在人类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已经非常之低,且很多食物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其中的原因在于,以前的人类靠采集、打猎和种田获取食物,效率非常之低。大部分人只能把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花在解决温饱问题上。如今的人类通过农业机械化已经可以让一个人生产成千上万人的食物。那么这些不需要种田的人自然会想出各种方法来增加我们人类的消费规模,从而一方面让大家都能用劳动成果换取食物,另一方面又可以增加人类生活的丰富性。如果我们采用存量市场的思维来对比当时的人类社会和现代社会,会难以理解为什么人类的GDP能有如此大规模的增长。

前几天我和CMD出门散步的时候,讨论了特斯拉估值的问题。CMD有一个观点,就是特斯拉5000亿美金的估值是不现实的。他认为我们人类根本就没有买这么多汽车的需求。我对此的反驳是,这其实是一种存量市场的思维。我认为人类的需求会不断地增长和变化,从很短的时间上来看似乎人类的需求是固定不变的,但是我们只需要把视角稍稍拉长,就会发现人类的需求和生产能力涨速惊人。这种需求和生产能力的增长反应在社会上就是总财富的增长。

如果我们从人类早期社会的经济活动来看,其实人类唯一的需求只有食物。但是如果我们看今天的人类经济活动,一日三餐在人类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已经非常之低,且很多食物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其中的原因在于,以前的人类靠采集、打猎和种田获取食物,效率非常之低。大部分人只能把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花在解决温饱问题上。如今的人类通过农业机械化已经可以让一个人生产成千上万人的食物。那么这些不需要种田的人自然会想出各种方法来增加我们人类的消费规模,从而一方面让大家都能用劳动成果换取食物,另一方面又可以增加人类生活的丰富性。如果我们采用存量市场的思维来对比当时的人类社会和现代社会,会难以理解为什么人类的GDP能有如此大规模的增长。

另一个案例是,今天的苹果已经达到了2万亿美金的市值。如果我们对比诺基亚(2007年巅峰时期1500亿美金)之类的传统功能手机厂商,其市值也算是高得惊人。如果再加上三星、华为、小米之类的智能手机厂商,其市值之和在三万亿以上。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除去通货膨胀,在于智能手机厂商不断地挖掘了人类的需求,这些以往人类不存在的需求,才是经济的增长动力。

下面我们讨论为什么电动车会取代燃油车,且十倍于燃油车的市场规模。由于我没有电动车和电池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我只会从常识角度来判断。人类社会中电取代石油是一个没有任何争议的趋势。电动车的优势非常明显。加速性能好,电池比燃油更安全。我认为未来的人如果知道我们现在把汽油直接倒进汽车里,会感到非常诧异。

当下新造电动车与传统车企的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在观念上把汽车当做了一种“智能硬件”。汽车的定位不仅仅是交通工具,他是继手机之后最重要的新智能硬件。所以我认为未来的电动车+智能汽车会是一个全新的产业。与15年前的手机市场一样,在IPhone出现之前,虽然我们也用了好多年的固定电话和手机,但是它们与智能手机是完全不同的产品,解决的用户场景和需求完全不同。所以对于特斯拉今日的高估值我完全不会感到惊讶,我认为电动车未来能够适用的场景,我们目前只发掘了不到20%。特斯拉与当前新造车车企所制造的只是硬件而已,等各大车载操作系统的格局成型,未来会出现大量的专门为汽车创造软件的机会。这段话听起来有点耍流氓,也就是说虽然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新发明,但我知道这些发明正在被发明的路上。

传统车企虽然在造车产业链上有很深厚的积淀,但是事实上电动车与燃油车的区别不仅仅是能量来源,而是对于“汽车”这一产品总体概念上的区别。之所以中国的三大造车新势力CEO都来自互联网行业,其重要原因就在于新造车是一种与电脑、手机一样的智能硬件。传统车企由于其沉重的历史包袱,人才结构已经与新造车的需求不符。所以我们在未来的几年内会看到一家又一家的传统车企纷纷倒下,且倒下的速度会快得惊人。这些传统车企中会有大量的人才跳槽到新造车企,但是传统车企会很难招聘到他们想要的互联网软件人才,甚至造车、造电池的人才。因为成熟的大公司利益格局已经成型,有理想的年轻人何必去这些传统车企为老人们打工呢?反正都是搞创新,去个新创业的公司多拿点股票不好吗?这场颠覆会来得很快,也非常地残酷。

并且这一趋势是明确无疑的,从中长期来看是必然事件。我有一个观点,当一个产业在长期看来是一个必然的大趋势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坚定投资下去。所以今天的我绝对不会去投资任何一家传统燃油车厂商,但是我会闭着眼睛买特斯拉、小鹏、蔚来、理想等车企的股票。

褚则伟

12.10.2020

--

--

之所以命名为“第一篇”,是因为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篇探讨“人生的价值和意义”的文章。 为了探寻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我认为必须首先思考两个问题:1)人和其他生物的区别;2)一个人在全人类中的独特价值。 人和其他生物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人有非常复杂的思想,且人类可以互相沟通信息。人类甚至发明了方法可以让死人与活人沟通:文字、图片、视频等等。这就导致了一个人的价值不仅仅限于这个人活着的时候,而是可以无限延伸到人类文明存在的任何一个时刻。举例来说,今天的我们依然可以学习孔子的儒家思想,可以了解柏拉图的哲学主张。大部分其他动植物却很难与几百年前的同类发生任何的关系。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人在他活着的时候做出的贡献,从长远来看是无关紧要的,例如我们其实并不关心2000年前究竟谁是世界首富。 一个人在整个人类文明中的价值,在于他的“思想”输出。我在这里给“思想”标上了引号,是因为我想要泛指某种广义的思想内容。例如,人类可以提出新的理论解释自然界、社会、和人类自身。我之所以把“思想输出”看做高于任何其他形式的贡献,是因为这种输出带有某种“永恒”的特征。我们可能已经不知道2000年前的中国首富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当时的哪家饭店最好吃,我们甚至连当时的地方首脑是谁都已经无从考究,但是我们却依然了解很多两千年前的思想、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

之所以命名为“第一篇”,是因为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篇探讨“人生的价值和意义”的文章。

为了探寻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我认为必须首先思考两个问题:1)人和其他生物的区别;2)一个人在全人类中的独特价值。

人和其他生物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人有非常复杂的思想,且人类可以互相沟通信息。人类甚至发明了方法可以让死人与活人沟通:文字、图片、视频等等。这就导致了一个人的价值不仅仅限于这个人活着的时候,而是可以无限延伸到人类文明存在的任何一个时刻。举例来说,今天的我们依然可以学习孔子的儒家思想,可以了解柏拉图的哲学主张。大部分其他动植物却很难与几百年前的同类发生任何的关系。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人在他活着的时候做出的贡献,从长远来看是无关紧要的,例如我们其实并不关心2000年前究竟谁是世界首富。

一个人在整个人类文明中的价值,在于他的“思想”输出。我在这里给“思想”标上了引号,是因为我想要泛指某种广义的思想内容。例如,人类可以提出新的理论解释自然界、社会、和人类自身。我之所以把“思想输出”看做高于任何其他形式的贡献,是因为这种输出带有某种“永恒”的特征。我们可能已经不知道2000年前的中国首富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当时的哪家饭店最好吃,我们甚至连当时的地方首脑是谁都已经无从考究,但是我们却依然了解很多两千年前的思想、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

由于人类强大的“跨时代信息沟通能力”,以及“信息的永恒性”,我认为一个人应当把“创造优质信息”作为他的最崇高目标。工作、创业、赚钱、买房、吃饭、做饭、运动、休息,这一类人类的日常生活,其主要目的在于满足人类的生存需求。但是生存需求从全人类文明的角度来看是无关紧要的。事实上只要自己饿不死,直接在大街上要饭也可以满足日常生活需求。一个人如果想要对人类有真正意义上的价值,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在以下几个方面:思考人生、研究自然、发明新事物、创作(文学、艺术品)等等。当然,有的时候有的人为了生存而做出的贡献恰好也对于人类有长远的价值,例如有的创业人士恰巧发明了更高效的社会组织架构,有的公司员工恰好发明了新产品,推动了科学的进步,等等等等。所谓“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大约就是如此。

褚则伟

12.8.2020

--

--

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解决了一个非常根本的哲学问题,也就是“我”是否存在的问题。

笛卡尔在他的沉思录第一篇(https://www.99csw.com/book/1141/33316.htm)中质疑了人类对客观世界的感知能力。由于我们的感知能力(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以及一切借助科学仪器等手段获得的感官都有偏差,且都有可能完全是我们脑中出现的幻觉,所以我们并没有任何的信心可以证明我们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甚至连我们的肉体本身,我们自己是否存在都没有办法保证。这是一个经典的“缸中之脑”玄学问题,另一种同义表述是“我们永远无法区分自己是在梦中还是醒着”。笛卡尔采用的一个比喻是,可能有一个“邪恶的上帝”在欺骗我们,导致我们的所有感知都是幻觉。

在第二篇沉思(https://www.99csw.com/book/1141/33317.htm)中,笛卡尔提出了,即便我们的所有感知确实全部来自于幻觉,这至少证明了“我”是存在的。因为既然可以产生幻觉,可以有一个“邪恶的上帝”来欺骗我们,那么他欺骗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这个东西就是“我”。所以“我”的存在是确切无疑的。这里的“我”,并不是物质意义上的我,而是一种“我”的概念。“我”的存在证明了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虚无的,至少有一个“我”的概念存在。

“我思故我在”的思想构成了笛卡尔哲学的“基点”,用于构建他的“哲学大厦”。

褚则伟

11.28.2020

--

--

人类非常擅长发明不同的“评价系统”来指导我们完善一些任务。但是任何看似很完善很精美的评价系统,其实都很难经得起人类智慧和理性的推敲。一个充满智慧的人应当能够从纷繁复杂的外在指标中,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而不是被这些“指标”迷惑了自己。 在整个人类的社会架构中,有很多的评价指标。我能够想到的主要两套指标是:金钱,地位。 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金钱,例如美金、人民币、欧元。还有一些与金钱非常类似的等价物或者金融资产,例如比特币、黄金、股票、房产。不同的金融资产其实是无法直接比较的,但是人们还是发明了一些汇率转换方式,这样我们可以直接对在中国和美国的资产进行比较。可是一个对于中国和美国经济状况稍有了解的人依然会怀疑:中国的100万人民币与美国的15万美金,虽然在汇率层面上几乎相等,但是他们真的代表是的同样的价值吗?我在中国做一次最基本的理发大约需要15块钱,在美国却很难找到15美金以下的理发服务。 不同的人类组织(政府部门、公司、大学)中有对于地位也有显著不同的安排。大部分公司都会有从最底层员工到整个公司的一把手这样的全套架构。不过大部分时候人在一个机构中的级别并不直接反应他们的“知识”,更多地反应的是他们的“统筹能力”。举例来说,有时候一个公司的CEO完全不需要了解公司任何的项目细节,一项“登月工程”的总指挥未必需要任何的航天知识,一栋大楼的建造总指挥未必是一个土木工程师。在我个人的生活经验中,我经常叹服于一些机构中的底层员工对于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的渊博知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今日的人类社会架构过于复杂,导致很多时候在一个设计上万人的大型项目之中,真正了解该项目的人只有寥寥几人,且他们未必是该项目的领导者。“政治”在这一任务分配和利益分配的较量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